Latest Entries »

总结一下目前演完的集数(没有优先级的先后顺序,想到什么就写)。

0. 制片人之一是杨奎松,写《国民党的“联共”与“反共”》,能从一个侧面反应片子的质量有保证。 当有点奇怪的是央视演到14集就不往下播了。而且地方台放的和央视放的究竟有哪些不同?
1. CCAV也开始谈斯大林这个混世魔王了。但让我感到有点好笑,一方面讲他干的坏事,这方面还得称呼他是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领袖。
2. 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有机会要看看。其实报告对斯大林的滔天罪行已经算轻描淡写,而且现在看它的结论也是不对。它的标题叫《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》,但个人崇拜并不是让斯大林干尽坏事的原因,是斯大林是把对手都肉体消灭了,再没有人敢反对他了,才搞起对自己的造神运动。
4. 老毛他们真是让斯大林玩弄于鼓掌之间。而且可笑的是多少年来,我们谈到斯大林犯下的滔天罪行,居然就是简单的一句“犯了肃反扩大化的错误”。
5. 伪善和谎言从来都是邪恶政权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6.讲斯大林70岁生日的那段,让我想起郭沫若这个马屁精为斯大林70岁生日写的诗(别吐,此处省去数十字):
。。。
但你,全人类的解放者,你的生命
是全世界劳动人民的生命,全人类的生命。
。。。
你是以宇宙的生命为秋,
你是以宇宙的生命为春。
。。。
而且空间不能限制你的伟大,
而且时间不能限制你的长寿,
你是无穷尽,你永远无穷尽!
。。。
原子弹的威力在你面前只是儿戏,
细菌战的威胁在你面前只是梦呓,
你的光热将使南北两冰洋化为暖流,
你的润泽将使撒哈拉沙漠化为沃土,
你的智慧将使江河改流,山岳奔走,
。。。

7. 老毛觉得出兵朝鲜可以向斯大林表忠心,所以他一定要出兵。抗美援朝这段历史到底要怎么写,真是一道难题。让人家当粮仓当银行当猴耍当靶场,还死了那么多人。再看看现在南北朝鲜的差距,难怪奥巴马说韩战从来不是一场平手,过去不是,现在不是,将来更不是。
7. 死了多少人其实在老毛眼里就是个数字,不然他怎么会说就算打了核大战,我们有6亿人,死了一半还有三亿??!!
8. 金日成和金正恩这对死胖子爷孙长得还真像。
9. 中苏交恶我看老毛要负很大一块责任。就说万炮轰金门赫鲁晓夫来的时候你不跟他说,他前脚一走,你马上就打炮,人家能高兴吗。你说这是我们的内政;那金胖子核爆也是人家内政,您现在干嘛着急上火?
10. 阿尔巴尼亚也是把我当粮仓当银行当猴耍。倒是美帝很少跟我们来阴的。勃列日涅夫要对我们实施核打击的外科手术,要不是老美制止,那后果还真很难料。
11. 记录台演到14集就停了,为啥?

简单总结:当年的中国就像现在的朝鲜。

Advertisements

自从有了二宝,我们哪也去不了,只能在家待着。今年的春节假期又多放了几天,一想到要在北京待上11天,真是有些郁闷。不过无所事事的日子也过得很快,一晃假期就结束了,记个流水账日记吧。

2月7号,第一天。带着大宝去同仁医院看眼睛。这学期他的近视读数一下子加深到175,太快了,才小学二年级啊。之前先带他去了北大医院和儿童医院做检查,还觉得不放心就又挂了同仁医院的号。原因主要有两个:首先北大医院不让快速散瞳,给我们看病的肇龙大夫(好大夫在线能查到他,口碑还不错)说小孩子12岁之前不能快散,而且听他的口气对快散很不认可。他让孩子慢散之后查了视力再找他复查。孩子的妈妈觉得用慢散这个假期就报废了,孩子一点乐趣都没有。所以她就又带了大宝去儿童医院检查,哪知道儿童医院全是快散。我特意跟大夫说北大医院不让快散,大夫说就他们儿童医院的观察,快散慢散对最终验光准确度的影响几乎没有,也就是说快散慢散效果一样,而快散马上就能得出结果,那何乐而不为呢?第二个让我不放心的地方,儿童医院做了好多检查之后确认大宝就是单纯的近视,所以没什么办法了,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让度数加深。北大医院以前也是这个结论,这我完全相信。但如何不让度数加深,儿童医院的大夫说我们可以考虑试试角膜塑形镜。说实话,一听这名字我心里就打怵。之前也咨询肇龙大夫有什么办法,包括问了他现在广告里常见的眼肌训练(旁边的宝星园小区就有一个叫“维视康明视力康复中心”的,我们还去过一次),肇龙很生气的说那全是骗人的,千万不要信!他说可以考虑配一个近视远视都有的眼镜。原因是小孩子戴眼镜只会越带越深,所以在读数还不深时一定不能老戴,看不见才带。但孩子记不住,带了眼镜往往忘了摘,配这样的眼镜,在看近处的时候通过远视镜帮他放松眼镜,这样即便是老戴眼镜对孩子的影响也会降到最低。我听着觉得很有道理,不过去眼镜店一问,这样的眼镜贵得很啊,孩子读数要是变化这么快,配这样的眼镜真是很浪费。所以想想再挂个同仁的号,听听第三个人的意见。同仁医院的大夫对快散的说法是,他们也认为快散和慢散差别不大,但因为慢散同时也是个治疗过程,让孩子的眼睛有三周的休息时间,所以他们医院一般也推荐慢散。对于角膜塑形镜他也持保留意见,他说确实有看过治疗有效果的,但也看过对角膜有伤害的。但肇龙大夫推荐的远视近视镜他根本没听说过,还问你孩子难道还有远视? 好吧,方正和我预想的差不多,就算没白跑一趟吧。

中午回到家,跟组员简单的交代了几句,让他们写个小结,计划一下放假回来要干什么就可以回家过节了。结果大家基本上就是应付一下,只有一个人认真写了。大过节的,也不可能跟他们太较真,节后再细说吧。放了大家,我也就解放。无聊的查了一下去黄山的机票(我一直想去爬冬天的黄山)发现初四初五初六这三天居然有2折的机票,才三百多块,真是史上最低,赶紧跟老婆商量说去吧,结果她却说什么也不同意,说带着小儿子太危险。好吧,这个春节老老实实待北京吧。

节假日开始了,基本上是上午睡觉,下午活动,晚上熬夜(也不知道干啥了)。

2月8号,早上老婆带大儿子去单位(几个同事的小孩约好的)我自由了。上QQ和初中同学扯淡了一会,然后带着妈妈去逛家乐福。这是好多年来妈妈第一次在北京和我过春节,很是不容易。那天家乐福的人真多,大家买东西都像不要钱似的,回来后上望京网才知道还好没去欧尚,那的人更多。吃完晚饭估计一点多了,老婆打电话说接他们回去吧,他们单位的都开溜了,节假日开始了!到了下午桐桐就吵着没人陪他玩,还好知道小区还有一户小朋友在,领他们在外面玩了一会。他爸和我是校友,当然我现在是羞于提及自己是北邮的。

2月9号,除夕夜。早上领妈妈到家门口商店转转,老婆则带儿子们买烟花爆竹去了,其他时间都干啥忘了。晚上照例不看春晚,15年没看春晚了,为什么15年这个数字记得这么清楚,因为上一次看是那英和王菲合唱的相约98.。我就跟往常一样,上网、看片、下载。最近迷上美剧”The Office” 已经看到第5季。再上网查查有什么可以下的片子。因为很喜欢The office就搜BBC原来那个版本和据说是女版 office的“公园与游憩”。不过这些都是小众片子,片源不多。下得慢,到现在也没下几集。

2月10号大年初一,香山碧云寺。老婆说她还从来没去过。碧云寺的石雕牌坊很有特色。尤其是那两头狮子,到现在我也没找到关于他们出处的说法。晚上给几个厦门的好朋友打电话聊了聊。

2月11号大年初二,上午教桐桐下军旗;下午在日昌和丈母娘还有老婆的姐姐一家聚餐。亚马逊的礼物卡在下午还及时送到。亚马逊的配送是不错,大过年都还送。

2月12号去舅舅家拜年。舅舅家来个客人,更没想到那位叔叔盯了我半天说你是那个北邮的学生吧。“啊,您怎么知道?” “很多年前你给你舅舅修电脑我也在。” 我想了半天也想不起这件事,不得不佩服他。这位叔叔至少也70多岁了吧,居然还能记得住。中午吃饭时跟他闲聊,想不到还挺有话题,他去过朝鲜,更好跟他讲讲我最近看的基本朝鲜的书。这顿饭一直吃到2点多,想不到小宝一点也没闹,还在人家餐馆里玩得高兴。小宝这次可真给面子。回家后接着和大宝下棋,军旗、国际象棋都玩。不过我们的国际象棋下得太臭了。

2月13号初四,问妈妈她喜欢吃什么,因为我实在搞不懂(初二和丈母娘吃饭,问妈妈喜欢吃什么我就答不上来),她说想吃厦门薄饼,想想望京有家越南菜馆,那的春卷味道还有点接近。带上全家去那吃了一顿。那不便宜,一点小吃就要快200元,不过好像真的有不少看似东南亚的客人去那吃饭。吃完顺便逛逛华联,到了快2点吃到家。又过了小宝睡觉点,他开始闹。想着下午约好了和同学打场羽毛球(好久没打了),真怕被两个小孩缠着去不了。出门前一狠心,用生硬的语气对大宝说今天没法陪他玩,对老婆也吼了一句,然后甩手出门。也不是有意对大宝发火,是对老婆有点小意见,觉得她从来没给我一点自己的时间! 打完球心情愉快,老婆来电话让我去肯德基接他们,出门前拌嘴的事大家都没提,她也没问我去干嘛了,这件事就过去了。

2月14号初五,发现小宝的小鸡鸡很红,肯定纸尿裤换得不勤害的,已经几天了,觉得要去医院看看。去了中日友好,开了紫草(才1元2角,能想象吗?!) 下午小沈来家坐坐,闲聊了一阵。他去新西兰两年后又回来了,我有个表哥也是移民新西兰几年后又回去了。他说在那觉得太无聊。不过回来后觉得国内比两年去出去时还乱,有些茫然。晚上回看记录台的中苏档案解密,很不错。去年春节的时候放的玄奘取经也很不错。记录台的节目是春节里我唯一守着电视看的节目。

2月15号初六,老婆说在家闷了几天了要出去转转。去颐和园,从南门进,走了绕湖的路。结果没走到佛香阁大家就累了,只好出去。出门时有个黑车司机问要打车吗,我说到南门,他说50,我说你丫开玩笑吧。在北宫门的麦当劳吃完午饭,打车到了南门,再开车去康志家。在他家坐到3点多回家。回家都给位侵舅舅家打了电话,舅妈接的,聊了一会。拜年的任务彻底都完成了。

2月16号初七,大家基本都上班,我们多放了两天,我决定这两天要多陪陪大宝,以前对他太没耐性了。那天带他去南山雪场滑雪。我还从来没滑过雪,觉得自己也该尝试一下。在网上预定了门票,270元,觉得还不贵,就只带了1000元出门。哪知道买票时人家还要押金,给了他900,就剩100吃饭。所以就没请教练。开始大宝还老想说服我请一个,跟他说真没钱请他才作罢。不过没请教练我们也滑得还不错,一直到下午4点半,两条腿都酸了才还了雪具。晚上接着看中苏档案解密,随便写了几句简单的评论。

2月17号初八,给大宝买新学年的学具,然后带他去电影博物馆看电影。他们的寒假作业也太扯淡了,有一项是要带孩子去看一下几部电影中的一步,《1942》,《十二生肖》,《富春山居图》。。。反正都是不合适孩子看的。难怪前一阵他老嚷嚷着要看1942,我还奇怪。还好有一项叫其他,我说你写之前妈妈带你去看的《喜洋洋》不行吗。这小子居然还说要看个长知识的,我说那带你去博物馆看巨幕电影吧,正好现在在上映的纪录片叫世界奇观 (The Great places),我也没看过。片子其实就是一部简单的风光片,蜻蜓点水的选了地球上七个地方,但看巨幕电影还是挺不错。看完电影接着带他去书店看书。3点半开车带妈妈去洗牙,然后去健身房跑了5公里。这一天是节假日里最紧张丰富的一天。

流水账记录到此结束。

刚看到这个系列 “Real iPhone Crap”, 最后一段话很有意思:“One of the nice things about not being an Apple employee anymore is that I can tell my students honestly: “This is crap, and this is the way we work around it.”

cocoa touch 里是有几个蛋疼的设计,要不是大虾说了,我本来也不敢随便怀疑。嗯,做一个理智的果粉,而不是脑残的果粉。可惜这个系列只写三篇。

当然对 designated initializer 我一直不是很认同Big Nerd Ranch 里的解释,特意在它的论坛发问了 ,但愿有人能回答我。